“妈的,是神念刀。”

贾岛口中才说出这句话,他五千丈的身体便轰然倒塌,转瞬间,变作了只有正常大小的尸体。

一阵风吹过,贾岛的尸体化作星芒点点飘散。

待等到贾岛再一次苏醒坐起身之际,脸上,已经写满了懊恼神情。

这尼玛的太屈辱了吧。

自己法天相地都开了,竟然被分身一招神念刀给解决了。

以至于速度之快,自己都来不及召唤法宝招魂幡。

屈辱,莫大的屈辱。

用神通都被强杀,自己何时受过这般屈辱。

越想贾岛越是生气,河洛沉默的呆在原地,半天张口道:“那什么贾岛,实在不行,咱们还是认输让虚弥幻境把咱们给拉出去吧。虽然说这分身实力与你一般无二。但是它对于战斗节奏的把控能力,可是要比你厉害太多了。”

河洛这句话一说,便使的贾岛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我就不信了,我堂堂一个正品,会赢不了一个假货?”

“这不明摆的么,拼武技,你被秒杀,拼法术,你还是被秒杀。拼神通,你还是一样下场。还怎么打啊。”

贾岛咬牙:“那就拼法宝。天书在我手中,我就不信了,这虚弥幻境还能复制出来天书不成?”

“你疯了你,我本体受损,现在天书根本无法使用。你若是强行使用的话,我与你,都要被天书的力量吞噬掉。”

河洛这句话一说,才让贾岛想起来了之前混乱镇一战的后遗症。

他懊恼的一声:“难不成,老子就要看着那分身耀武扬威不成?”

河洛沉默了。

贾岛则是坐在原地吭吭直喘气。

他一边喘着,一边看着远处的静静立在原地的分身,越看就越是生气。

怎么会有这样难对付的家伙。

该死的。

心中懊恼骂着,贾岛深吸一口气,晃晃悠悠自地面站起。

河洛见了很好奇,就问贾岛做什么。

贾岛双眼眯起:“不管是任何人,总是会有弱点的。即便是我的分身也是一样。既然我打不过他,那好,我就将这里当做是我个人的修炼场。一次不行我就两次,两次不行我就三次,上千次,上万次都无所谓。我就不相信了,我会赢不了一个分身?”

贾岛这会展现出来的强大意志让河洛侧目,她张了张嘴巴:“你不怕被分身杀死了。虽然你每次都可以复活,但是被杀死的时候疼还是一样会疼的。”

贾岛深呼吸:“只有无限接近死亡,才可以领悟到力量的真谛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